CDBook BBS beta

 找回密码
 注册
每日推荐
《任务大丈夫》第七章 真有你的!
第七章 真有你的! 萧文羽最近的状态很不好。 自从那日花园,他知道自己和皇上互
作者: 天天吃稀饭
交换(第2季)之老婆对不起!我成了隔壁女
本故事免费,同贴更新,祝大家2018年快乐! 我一直梦想有个女儿,一个像妮妮这样乖
作者: 丽妮
(按文件名中的数字,被up主点进帖子里的图片无法排序,以后发图就不要点进帖子里了,回复顺序问题相关的一律扣3cdb By pansx)
查看: 8937|回复: 13

[投票贴] 【原创文字】中州蛇女

[复制链接]
阿努比斯 发表于 2020-10-11 16: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本贴全文约 14409 字
' p5 s% S$ l4 A+ }8 [; U
这里是诺林雅,早期论坛潜水党,荆棘鸟和方舟成员,多少写了点文。3 ~7 l  h( S' ^' o7 @
将要使用id:诺林雅+ e2 d. a5 ?( T/ A" u; i# R# e
——————————————+ K1 H* s+ v) O2 U0 Q  b( w
作品名称:中州蛇女! G8 P6 Q. X7 J
作者:诺林雅
$ Q' ?3 _8 w& L& W首发地:荆棘鸟学园论坛9 x2 z( z4 F/ d- o3 g" z
原帖地址:荆棘鸟学园论坛(手机又要专门开vpn翻墙太麻烦了啦)
) M) d# \1 r( s0 E' ~——————————————
' x% i7 C+ J* D! T中州:蛇女中州大地,自世界初开之时,至如今,已然历经千百年的岁月,其间战争不断,纷争不止,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之事早已令人见惯不怪。但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于三十年前,中州大地终于被帝国“夏”所统一,夏朝天子洛金君临天下,举世称臣。中州大地,归于和平。
2 w# W2 B# m: ~. a但这不过是表面光景,于王威所难以照耀之处,仍然有暗流涌动,纷争不断。其中,人类与妖魔的争斗从未停止。8 n) M  A( I# Q. a4 H- M" H# O
中州百年前修士吕洞玄曾云:“天涯海角,一念之间。”于中州,万事万物不过是一念之间。有天道制衡的中州,修士们讲究天人感应,以自身心念修得自身小道,与大道相合,上下呼应,方为天道。7 J; t( y2 W+ a& Z' K
也正因如此,对于中州而言,修士与否并无明确划分。道者有修道之道,僧者有求佛之道,书生有立世之道,百姓有安乐之道,君王有君临之道,将帅有杀伐之道......天下万物皆有灵,皆有道,是否为修士,仅仅以一念划分。若引得心中一念激荡,与天道遥相呼应,便可以心念驱动周身灵气,强身修道得无上神通,自然为修士。
5 K) U- {3 u5 V$ y' O( j也正因如此,尝有书生不争不抢,不呼不应,一心只读圣贤之书,于其中探寻数十年,一朝得道直进神通。也有修士本大道坦荡,奈何心中魔障难去,究其一生也再难寸进。& f5 ?* {9 G: j1 e
易南便是如此。  J, h7 n) p' r
易南如今已然十八岁,曾经身为门中第一天才,修炼本门的“通心诀”一十三层之时,于十岁便达到了第七层,满门皆惊,比自己大五岁的师兄李长歌也因此赞叹不已,但在那之后的八年中,易南竟仅仅提升了一层,之后便再无寸进。) c; D$ f6 X9 ~3 x9 L
“心魔未除,何得大道!”8 I# O% |! l6 S; a
在师父的呵斥中,易南从睡梦中惊醒。冷汗从鬓边滑下,易南看向窗外,月光如雪,泼洒在道场之上,月光下,一个高瘦的人影执剑起舞,无声无息,只见寒影绰绰,如银穗飞舞。) x5 O1 e4 S# i5 Q2 a0 U
出了口气,易南翻身下床,放轻手脚,没有惊动同一间屋子的师兄弟们。身边的床铺是空着的,易南便知道了于深夜在外舞剑的人是谁,想来也只有那位师兄,会做出如此古怪之事。随手将宽大的袍子披上,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屋子,门外的空气中仿佛带着冰点,让易南一瞬间打了个寒战,身体微微一颤。. c$ m7 e) [! B) {* u8 i( W+ t
静了静心,易南催动体内灵气,身体便渐渐暖和了起来。走到道场边,易南静静地看着道场中的人影如仙如梦地起舞,朦朦中感受到了从那人影身上散发开来的美感,几乎为之倾心。片刻后,道场中人收剑归鞘,转过身来,看见了在一旁观看的易南。9 T/ C- z6 F' M0 Y2 H6 b
“小南,怎么这么晚还跑出来?”那人面容俊秀,微微皱了皱眉头,匆匆几步走到易南身前,问道。“醒了,睡不着,出来看看师兄。”
4 D! |$ q* I  A6 X' o. u; |- ^易南笑笑:“师兄的功力一日比一日精进啊,想来没多久就能完成目标,前往西方了吧?”$ C8 s- S7 {( `6 \0 B6 ]* l5 q+ y9 ~- k
李长歌听闻易南话语,微微一愣,叹了口气:“功力虽有精进,心志却仍然未定,若是就如此莽撞地前往西方,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 Q( f" `& g. z1 h) k6 k  @“这样啊......”易南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岔开话题:“师兄你说过西方的重洋之后是未见的世界,有着精灵,魔族,法师,骑士等奇景,可是真的?”; C# ^/ E  x1 d: {* S. w
李长歌微微一笑:“怎会是假的,师兄骗过你么?”2 G+ D0 |4 U& @9 g) B$ h
“师兄自然是没有骗过我,但是这种事情,师兄不是也没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吗?”易南反问道。6 f: H; G$ j; N
“确实无甚证据,所以我必要前去。”李长歌靠在道场边的石栏杆上:“好了,说说你吧,怎地又做噩梦了?”
: N0 @' F1 n( S" ?6 T“也没什么......”易南笑笑,只是有些苍白无力:“心魔未除,何得大道。”- h) H: z. n8 g" |: X
李长歌听闻此言,在心中微微叹息,这句话是不久前师父在大庭广众之下呵斥易南之语,易南数年来修为毫无进展,也怪不得他老人家心切语重了。
. N7 Q( C) A( q# j1 N只是在李长歌看来,易南之未来未免有些猎奇,甚至说常人难以接受。是否要言明呢......李长歌心下踌躇着,深藏在灵魂中的预言术能力能够看到易南的未来,但这也不过是其诸多未来的其中之一罢了,考虑到自己干涉之后的影响,李长歌有些胆寒。$ v% O# `' h0 a' H9 B$ a
但就眼下情况看来,似乎也只有这一法可帮助自己的这个小师弟了。
8 X6 i6 \2 E/ O3 |9 O2 S“小南,你的心魔,是‘欲’吧?”李长歌沉默片刻,缓缓道。易南瞳孔猛然一缩,自己心魔为何物,仅自己得知,从未道明于任何人,也未求助于任何人,只是因为此事实在太过令人不齿,堂堂修士,竟会因为情欲一事而生出心魔,导致修为无法精进,若此事传出去,不仅仅是自己,怕是整个师门都要被整个修士界耻笑。5 i* m1 ]8 p5 O$ y6 k- |% U% z8 t
而自己的师兄,李长歌,在此刻就轻描淡写地道出了自己深埋在心底八年之久的东西,易南在这一瞬间竟然有种想要哭的冲动。0 O5 D+ k1 a2 S. {7 t6 Z
“师兄......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你师兄啊。”李长歌笑着拍了拍易南的肩膀:“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不必因此而烦恼。”
4 S9 u  a+ R, t" Y+ R$ w“师兄是......有什么办法吗?”易南激动道:“因情欲而生心魔,实在是......”
6 Q7 m+ B$ @. Y“这不是你的过错,八年前被那只妖魔种下的种子迟早会发芽,你能够隐忍八年已然是天下难见了。”李长歌淡淡道:“古人云,食色性也,性欲一事本就为人之本性,只要未飞升成圣,都会有此烦恼。更何况你的心魔还有那色魔心种辅佐,想要凭借自己的心念去根除本性,未免太灭绝人性了。”& @" ~/ ^* }- s: {2 D4 g6 V
易南微微释然:“师兄所言极是,只是若不能除去心魔,我难道便止于此步吗?”
9 O/ h  z' s5 S: I* a“我有一计。”李长歌道:“只是怕你难以接受。”“师兄请说。”“修道一途本就因心念而定,心魔虽阻碍道行,但同样的,心魔也可化为心念。”李长歌道:“如果肯背弃如今的一切的话,以心魔为心念也未尝不可。”
- w& Y5 o6 Z  G, g: q“师兄的意思是说......”易南愣住了:“让我放荡不羁?”“话虽如此没错......”李长歌点点头,叹了口气:“小南你一定会觉得我是个混蛋吧?”
7 v; }* ~6 C$ n4 U“......”易南咬着牙,半天没说话,这样的办法,对于他而言,确实是难以接受。只是不知为何,心底有着一丝丝的渴望,似乎希望自己能够沉沦于那种被性欲充斥的世界。% Z) t3 a/ o$ A) T
该死的心魔......该死的情种......该死的......那个人啊......6 J; y; a& h9 q; R2 W
“你还是爱着那个少女的吧?”李长歌淡淡道。
: t' i& E8 x* x1 a. `; T) l0 K“师兄......”易南的声音冷冽了下来:“告诉我怎么做。”
9 n, y  Y+ E* R“西边,方寸山。”李长歌道:“在那里,你会找到答案的。”
' W3 ]* h; K8 _  \' F时间过得很快,易南背负着一柄长剑,来到了方寸山中。自己要去寻找什么,易南不清楚,李长歌也没有告诉他。只是来到山中,他的后颈便有着隐隐的寒意。% W0 U/ v8 G$ }3 a# y
是被妖魔盯上了么......易南有些紧张,抬头看看天色,被树枝遮住的天空已经黑了下去,天色不早,易南觉得自己应当去寻找一个地方先休息下来,防止在夜色中被妖魔偷袭。
7 k5 }0 {% v- h2 ?( E6 H寻找到了一个山洞,易南伸了个懒腰,靠在了岩壁上。来方寸上之前,他向师父告别了,说的郑重其事,如果他没有成功,可能他就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6 }+ S. }( H3 @2 l; a关于自己会遇到什么,李长歌说得含糊其辞,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师兄,相信他不会害自己。就算有什么没有说,也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 `4 I+ P) r( L- b$ }0 U9 A: ?这样想着,易南进入了梦乡。虽说这样有些太掉以轻心,但是他早已在周围布下阵法,如果有着妖魔接近,他便会第一时间醒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6 A. u0 v' e0 S6 m
当易南醒来之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被青色鳞片包裹的一对硕大乳房。随后披头散发的妖艳女人面庞就出现在了易南的面前,女人不可谓不好看,甚至可以说美极而妖,金色的一缩一张,如同黑洞般能将人的心志吸引进去,妖艳的面庞上是浓妆艳抹,却完全没有艳俗之气,女人的气质和这妆容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勾人心魄。. ?$ R* ]8 r) V! Y( U2 Z
随后女人张开嘴,性感的红唇中探出细长的舌头,在易南的脸上舔了一遍,随后缩回口中,微微一笑:“味道不错呢~可爱的小修士。”
0 d: p1 K3 K+ N  Z3 Y$ r易南刚想要反抗,却发觉自己的手脚已然被捆住,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构成的绳索泛着乌青的光,将自己捆得动弹不得。更糟糕的是,易南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下体的阳具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
9 }' p$ }1 }4 E+ T8 D/ J眼前的女人全身被青色鳞片给包裹住,唯独脸庞仍然白净艳丽,鳞片只延伸到下巴脸颊上,乌青的身体仿佛穿着一件完全贴合的紧身衣,火爆的身材散发着危险却又诱惑的气息,只要是个男人都难以拒绝。
; q0 X9 r8 N& W+ F$ Q/ P& J% r2 d% {身体逐渐燥热起来,易南吞了口口水,尽管他认出来了眼前的女人必然不是人类,而是蛇妖一类危险的存在,但是心中的那种欲望却止不住地溢出,下体竟然渐渐有了反应。. Y9 S+ S/ {% o8 }# Y
“是......蛇妖。”易南艰难地说出。“是哦~小哥。”蛇妖露出魅惑的笑容:“不过人家可是有名字的呢,人家叫柳烟啦~”$ G: U  W0 }8 H' F0 y/ v
“区区妖魔......”易南咬了咬牙,定住心神,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慌乱,只是不清楚,自己明明布置了阵法,为什么这妖魔还能将自己捉住?
! X0 Y1 o* N+ S“小哥是在疑惑为什么会被捉住吧?”柳烟笑道:“那是因为......小哥的阵法只能在地上,而人家是可以攀附在墙上的呢~”易南微微一愣,竟然是因为这种低级的错误而导致了现在的后果,实在是不应该。9 `5 Y' ]" `  U
他环顾四周,也是个洞穴,不过相对来说要潮湿不少,而在阴暗的洞穴角落中,是一件件的皮囊。从一开始的完全是蛇的皮囊,到后来的半人半蛇,再逐渐到生化出双腿只有鳞片在身上的皮囊,这个蛇妖一次次脱皮,一次次向着人类变化。
( g1 k; A0 Z8 t  Q- f0 o% S而蛇妖每十年蜕皮一次,就从这皮囊的数量来看,恐怕这蛇妖已经有数百年的修为了。
! N) C! N; D3 K& G2 V# V“你想怎么样......”易南问:“我是不可能屈服在你这种蛇妖手中的。”柳烟妩媚一笑:“人家想要变成人类呢~但是人家是蛇妖呀,变成人类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呢......不过......现在人家有办法啦~”
" I7 f' L# x$ I言罢,柳烟迈动修长的青色双腿,来到易南的面前,伸出青色双手轻轻揉捏易南的肉棒起来,本来易南的肉棒就已经因为柳烟的身体而充血挺立起来了,被柳烟这极巧极妙的几下一捏,便射出了白色的液体,直奔柳烟面庞。% G3 s4 c% S) O1 ^9 L" p% @5 d7 ?+ r
柳烟媚眼如丝,张开红唇,直接将那浊白的液体吞进口中,发出满足的呻吟:“啊~小哥,你的精华蕴含着很多能量呢~等一会小哥你把人家穿上的时候......可要满满地全部射到人家里面哦~”
- ~" y3 ]& Z6 r% b* A4 ?2 R“你在说什么?”易南愣住了:“什么叫把你穿上!你想干什么?”
4 ]$ V3 `2 N& t% v) i- f# z' B“人家想要变成人类哦~”柳烟笑道:“只要让人类把人家的皮囊穿上,人家就会成为人类了呢~这可是......那位大人亲自赋予的能力呢~”7 ^$ n( `' y, w3 |2 ]3 G
“这样么......”易南面色潮红,下体已经被柳烟的红唇吞进口中缓缓吮吸起来,让他又一次不争气地射了出来,心中的羞耻感与欲望同时高涨起来,身体愈发燥热。
. k1 I) N  J  Z- M片刻后,柳烟站起身来,挑起易南的下巴:“小哥你不用想着反抗了呢~刚才那两下,已经把你的精华全部射给人家了呀!!哈哈哈~嗯......”柳烟抚摸着易南燥热的身体:“小哥已经等不及要穿上人家了吧?不用着急哦~马上就会享受到的,这种快感~”易南听到柳烟的话语,赶忙感受了下体内的修为,却发现果然荡然无存,刹那间心死如灰。+ e; j. Z+ d0 a8 z/ z' q8 [7 ~/ \
这也是易南性格所致,若是心志坚定之人,在此情况下却有可能心中不甘之气陡升,甚至可能反杀眼前的蛇女。+ l1 k9 d* Q: Q
而易南一是性格软弱,二是本就心魔未除,心底深处竟然渴望着柳烟所描述的场景,想要穿上这绝色蛇女。
1 o& d3 [: D8 t- v* k5 l# a5 _/ [0 y“那么~要穿上人家了呢~”柳烟笑着转过了身,背后青色的皮肤缓缓裂开,形成缝隙,露出皮囊中不断蠕动着的带着些粘液的红色血肉,却完全看不到内脏在何处。
0 z6 m2 y9 Z& ]! R而此时的易南,也动了起来。虽说并非易南本身意志,而是捆绑在易南手脚上的青色绑绳化为了蛇皮,将他手脚都覆盖了起来,操纵着易南的身体,走向柳烟。- m" M4 y  J8 X2 a" E; n
中州:蛇女:2.往事
- i- ?- I& f0 |. m5 @- m4 y
$ t4 U% a( t: d3 w! \+ X/ {柳烟的皮囊已经近在眼前。
5 L) c: n0 G2 s9 S0 _& m. R( W1 i( s7 H4 n- X

: W! z( f9 w  Y2 ]# {- k易南咬着牙,尽力想要抗拒这双手双脚上覆盖着的蛇皮的控制,但是在刚才被柳烟给揉捏和吮吸了下体的肉棒之后,体内的灵气仿佛就像随着那两次精华射出去了一般,一点也找不到。而现在不仅仅是灵气消失,连身体也变得酸软无力,连想要通过蛮力反抗这蛇皮也做不到。, f- E. f! m5 k5 A- o% s

- O" t% k* Y) e# ?) Z  L: C& k3 T“该死......”易南心中万般不情愿,要自己穿上这妖女的皮,被那恶心的肉体包裹住,还不如死了算了!
0 L5 {4 `0 A; S( `  L, R
$ y4 h! G3 i) V. s: N8 [( L
6 ~/ R) O, T! o+ w  \/ g- v对......死了算了!; x6 Z) Y* P. D- z( H. Q
% `* v" u. @" ]
易南一狠心,牙齿已经放在了舌头上,只要他猛然用力,咬断自己的舌头,便能成功自杀。只是在这一瞬间,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缓缓走向那妖艳美丽至极的蛇女皮囊,突然间心下又有些不忍了。9 u( u# N5 l8 @8 }; F  z
& y& Y% L' X, [9 t1 Z
8 X) ]1 D3 P9 [6 |& A  q
那是那么美丽又性感的皮囊啊......那么美好的肉体啊......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么?
$ |/ u; A' s. X8 ]- u3 A  q3 B. |# g. g$ `6 e" i  r, D
那是多傻的人啊......0 Q  H- z% F) [$ d! c

7 }- k2 T7 r- l* |( f5 N# T' D$ b9 C" q4 {! _4 G3 t
易南心中仿佛有着什么在低语,尽管易南不愿意承认,这声音虽然似有似无,却异常的勾动自己的心魄,这么想来,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7 m$ S% m6 C/ b) `0 _
, u! N4 q$ `- r( y8 j7 Z就这么死掉了未免也太不值得了......那样的肉体,不去享受一番,岂不是太亏了么?更何况......这是人家主动送上门来的呢......" D( \! H! p6 |

2 q! ~5 Y9 J% p8 u6 T8 M; \; W7 k2 ^  ^' J  n
柳烟的面庞上浮现出笑容,那空瘪的皮囊面庞上的笑容显得格外诡异,她回过头,看见了易南,眼神空洞。
  ~1 r' k. ?! _4 S* `* q9 O6 t* c0 O" S7 I
易南被蛇皮覆盖的双手抓住了柳烟皮囊身后裂缝的两边,将其扯了开来。
1 {: x! u7 V1 R; J
1 g6 x2 Z- m0 e, S, L" a5 r: y! O0 {4 R, B; @! E# x7 X
皮囊入手非常光滑,之前看到的有棱有角的鳞片在皮囊的状态下也紧紧地贴在了皮囊的表面,而皮囊的内里是猩红的在蠕动的类似肌肉的组织,粘稠的液体布满其中。3 I; p2 }1 ^+ W

: R  k  R5 q7 ?5 O( U易南的牙齿渐渐松开了,伸出了右腿,从柳烟身后的裂缝中探进她那被青色鳞片包裹的修长右腿。: ]# a6 l! R& V9 e9 D# o; W

- X# d) V0 G, Y9 G
4 G5 ]4 u+ o. ~- l$ F/ u. V仿佛是伸进了如同泥浆一样的东西,易南的右腿刚伸进皮囊之中,便顺滑地被什么包裹住,随后五个脚趾也一一对应,被柳烟青色小巧的右脚覆盖住,小脚上血红的指甲微微泛着光,勾起无限遐想。6 m2 e& B# Z. _) K0 b
. U- U8 ~% E, i3 S
而柳烟也在这条腿伸进她皮囊中的一瞬间呻吟出声,那种空虚的身体突然被填满的感觉,仿佛做爱一样让她着迷:“啊~小哥......你进来了呢~人家好舒服呀......想要被小哥完全填满呢~”# ]6 v  z4 ]7 L7 Q
2 Z( I+ b5 W: z- c
' y' Z8 K3 G4 C4 k2 z# f  |0 V
易南没说话,穿上这皮囊一瞬间的感觉几乎直接让他沉沦进去,自己的腿是明显比柳烟的要粗壮,但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地伸进了柳烟的腿中,从外表看来那就是充满美感的修长青色的腿,但在皮囊中的自己,那种右腿被什么东西吸附着,包裹着的感觉,简直让他欲罢不能。这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被包裹的快感。
8 z; N; V( V$ L" V' A/ J
6 X3 v7 m9 J1 m: Q一瞬间,心中的欲火添加了许多燃料,猛烈地燃烧起来。
. K. ~: ]0 w* W2 i& f6 V' s" P5 E* l
+ @' C: P* P/ A  i6 p' T) S) M+ i0 {: T6 e- E7 ]$ F
易南已经沉沦进去,左腿也半被动半主动地伸出,探进了柳烟的左腿,被紧紧包裹,塑形成修长的美腿。
+ x# i. s, J9 b; O  n* r7 s8 Y* C; e5 d# s
柳烟在浪叫的同时,易南挺翘着的肉棒已经直接插进了柳烟皮囊的内部,而皮囊中的肌肉一瞬间就把肉棒吞没,连接上易南的下体。突然被收紧包裹的感觉让易南一瞬间到达了高潮,而柳烟也因为后面被肉棒捅入的快感达到了巅峰,一人一妖在一瞬间同时浪叫出来。: D; B8 A; }% \

( R  j2 H9 E- x# m' G
' T' m1 y6 d8 V5 E: `! _“啊~”
5 n$ o6 I0 [5 U9 X6 |$ `
( Y( n: |' O* h, ~7 C8 m8 s$ {4 ^: e2 `柳烟的下体,被青色鳞片覆盖的地方,青色的鳞片突然张开,露出里面层层粉红色的褶皱的洞穴,混杂着精液和爱液的液体如泄洪般喷薄而出,直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坑。2 R) t# g2 b6 O6 g. C

( h* l. \: |  m: M& m1 ?% ?0 t# r( ]: w$ K: U" |( R
“好舒服......好舒服!人家...人家还要!小哥...快把人家穿起来!”
. z* h  F1 O  Y0 E5 u! a
) H# h9 Z5 G4 J: `“好......”易南神志不清地呢喃,双手直接伸进柳烟的双手,化作青色的纤细双臂,而柳烟胸口的那对硕大乳房,也顺理成章地覆盖在了易南的胸膛上。
9 h+ I" w0 j5 V) s3 L7 J3 @/ v& P9 e4 l, @6 s

; e- i6 w: k6 k, o胸前突然增加的重量让易南有些不适应,但是现在的身体并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就算有些不习惯,易南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 m: Q( z1 v8 Z! e( C& t( a- U% K
* F( V1 g! m& @' l随着乳房的摇晃,易南的面庞也泛上了红色,背后青色的皮囊裂缝随之消失,臀部的重量也增加了,那乌青的浑圆臀部,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粉红色的被青色鳞片遮住的后庭。( c) G$ T6 w# ]6 Z* G$ K
/ t" J! }( ?) j

+ U  T8 W* h( z  H4 K易南此时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自己胸前的那对乳房,尽情地揉捏了起来,柳烟的叫声和他的叫声在洞穴中响成一片,尽管乳头被鳞片覆盖,但是随着易南双手的揉捏,乳房上的鳞片也寸寸立了起来,露出了隐藏在鳞片之下的白皙皮肤和粉红的乳头。: A1 Y+ `6 ]. s4 v7 K0 I. Z8 ~
) j/ e7 g  ?8 S" D$ u& B% u% r
“啊!好舒服!”柳烟的叫声传进了易南的耳中,易南也难以忍受这样疯狂的快感,张开嘴喘息了起来。& ?  u  R$ e+ Z/ t

8 j2 Z9 M! s: @3 R) T5 W
5 |' ?# T" Y5 t8 @% P& }% P3 A+ r就在他嘴巴刚刚张开的一瞬间,柳烟的头部皮囊猛然地扑向了他的面部,红色的粘稠液体直接灌进了易南的口中,而那头部皮囊也在一瞬间便包裹住了易南的头部,背后的裂缝消失得无影无踪。
, L2 m3 T. q& U1 X/ }
3 N. L5 P5 }2 l4 j7 |$ Y- l皮囊之中,易南的全身上下都是被压迫和包裹的快感,但是又能够敏锐地感受到柳烟身体接触外界而带来的感受,由于柳烟身体的特殊性,比起易南的身体来,敏感了足足十倍,仅仅是用脚底摩擦地面,易南被柳烟包裹的身体便一阵颤抖。% Q& I% f" X$ h4 p7 ~( j
. a/ _+ T( y5 H# U( d
8 o2 O9 g" P3 f# Y0 r& c3 f" k
而灌进易南口中的粘稠液体,也覆盖在了易南的口腔之中,强硬地将易南的口腔控制住,使其无法说出一句话,但是能够明显地感受到此刻他口中那长长的蛇舌与充满了毒素的獠牙。
& A% g1 a' N$ a. X( a/ S! [. w- @  b/ A
眼前的景物也变得异常清晰,某种力量充斥在自己的全身上下,但是就偏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8 k! Z- r3 y; `) J+ ]
/ R1 c/ O6 g$ d* J% s" c+ q  [8 E0 i/ S
柳烟睁开双眼,金色的竖瞳一收一缩,摄人心魄,咧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小哥~在人家的身体里是不是很舒服呢?现在呀~人家可要谢谢小哥了呢......因为小哥的身体在人家的身体里面,人家就是‘穿着蛇皮的人类’而不是‘蛇妖’了呢~”
4 `5 b. Y. X- L6 u, T6 e( O) s
# L3 A( [* ?5 G, E) _% }$ k3 O# w- N易南的意识几乎要模糊了,听见柳烟的话才意识到之前柳烟所说的成为人类是这种方法,这明显是钻了天道的空子!
% L2 @* M, k. L+ P" |# u( v, w
% q; e" S  A  F9 W7 a' z" M' G7 T, ~; C  w
柳烟伸出右手看看,顺着自己的身体滑下,探到了她的私处。
" s5 I6 r0 ~5 B+ G0 K- a3 L: @5 \2 o/ V' M' u
揭开一片鳞片,柳烟伸出两根手指,缓缓探进其中,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易南仿佛被电击了一般猛然一振,而外部的柳烟也随之一颤,随后娇笑道:“哎呀~小哥怎么这么纯洁呢~才这样的前戏......小哥就受不了了呢~”
3 p. N% _* d0 B: q; \  A; [3 @' B8 N* L* B
$ X) \. z. E$ `6 K3 `1 B
随着话音,柳烟的另一只手也揉捏起自己的乳房:“小哥......你看看这美丽的乳房......现在可不是人家的哦~现在可是长在小哥你自己身上的呢~是不是很舒服呀?”
2 K7 O" N9 @7 \! L/ C& z
8 W9 T; m9 G1 e9 s: j易南的视线随着柳烟的视线而移动,看着自己这纤细的青色玉手尽情揉捏和自慰,刚刚明晰起来的意识又有着模糊的迹象。( k( f$ |: T- z, F' I

: z! l/ X) ?  [/ A) G" ]4 _7 f# B  e2 S5 l
“哎呀哎呀~人家找到了好东西呢~”柳烟娇笑着将两根手指逐渐深入下体,手被潮湿的肉壁包裹着,突然间,易南感到有什么东西突然被抓住了,随后他惊讶地看见,柳烟的两根手指强硬地捏着一根粗大的肉棒,从蜜穴中探出头来!
' H  ~* a3 x# j4 Y( n: B
* Q& L# v7 Q. i3 ^3 R+ v“哎呀!好大的宝贝呢~”6 @- @; _( t* c% l9 t, M
$ G0 M' E2 e( {
于是易南心头浮起多年前的往事。
" @  u) R( A; N/ U; w7 F; ]! n6 b. Z1 e
八年前。7 M& j3 H& j/ H* g; M: F

2 i0 g. l) _/ T/ ~# a. _玄州道。& k, k/ Q7 }+ [

2 L7 Z' x% G% O; o- g: S  y0 Y2 l) y/ _6 |  Z
时年方十岁的易南同李长歌一起,背负长剑,下山于玄州参加玄门大典。那时的易南还是个天才,在玄门之中颇为有名。但玄门大典这种整个中州都颇为重要的盛典上,暂时还没有易南的位置,来参加大典的是李长歌,易南只是来长长见识" E/ i5 {7 g* f" Z1 f( o: f" K

3 R2 V5 A4 _3 h1 ?2 _大典于上九山上举行,天下玄门齐聚于此,来往交流,互为礼节。
5 ^) C8 }6 F" ^# d0 X5 s. [0 B* h# ]9 f

2 H+ r" c* s; r1 G! N; _! g: |# N易南一人一剑在房中冥想,未理会门外喧闹。
5 w4 A' b# Z9 ~- t/ m/ C, ]5 f
8 J9 T- r* K3 Z$ g/ {3 ]6 z/ n: l屋后是苍劲青松,青松后是如海般的群杉。屋前是平阔的道场,众玄门弟子来往。: d9 ~/ i: f) B+ x0 g
' A0 C3 }$ C4 h
* s0 s7 ?% B6 c" `) G4 g
李长歌推门而入。8 l0 |5 i4 X: k

* H& x" p$ ?. n4 B“小南,好不容易来一趟大典,为何不出去多与玄门道友们来往?”
7 O) J" h& T' N  R5 V" Q# y. U+ u) I
1 p# k6 [# v+ o- I- P9 S$ j+ c) A1 s2 E
“无此想法。不如精心修道。况且也无甚好来往的。”
. ]1 }  X4 q0 A1 p* x+ ?9 l7 J8 h0 \/ D4 I' i
“小南。修道戒骄戒躁,你可知?有此想法,未来会蒙受挫折的。”
; S6 z, m6 N4 `% _$ F$ M) [/ ?0 [
9 q; n0 O3 V2 B) p0 x! _7 ~$ B. i/ ~0 X" D) f( f+ i
易南才走出房门。8 r0 s& p( |/ L" L

/ R1 `- v5 Z, @: t4 l“谨遵师兄教诲。”3 Q  `2 Y, H( r8 u, h/ ]2 L
, C9 C7 ?& I# h1 m% l* A/ ?
# v& `  P3 L6 ]! X
一人一剑,在人海中穿过。身旁灵气纵横,人声鼎沸。易南颇感无奈,在屋后却见一青衫少女。4 n! I4 H+ t2 ]: ~) T+ M4 ~

7 T6 @; u3 x# n# l0 e6 L. w“你是何人?”
6 Q0 F' X! r! A$ t- x! ]4 Y
$ g( e1 M: J2 T) `8 p! Y
4 ]  ], J' i3 I% c  ^$ H“你又是何人?”( H0 O" h* G7 y6 z8 E% \
3 j1 ]: ]; f( y  P: E, \
“万生门弟子,易南。”
- u0 \( e  W, i! w4 B% p
9 `9 a. P6 ^/ o/ r( W9 Y* s* g5 W- L" l
“哦~是小门弟子啊。我是江南庄家,庄秋。可曾听说过?”
. `4 {  v4 k' G6 x1 B1 |
6 G# b+ X+ ]5 ?' o“中州四大名家之一。久仰。”5 X: G0 I: m  F4 ^# \7 U' T7 f

+ b8 ~7 D- n) D8 |0 U! x  H% V) G; _" M) l% [
“唔?居然听说过嘛,还不错呢。不过你那冷冰冰的语气算什么啦?都不能震惊一点嘛?”
' J' a6 p% C5 H+ Z' ^6 Y+ v# U) B: j( I7 N+ |/ D8 r$ P
庄秋似乎有些不满,鼓着腮帮子,撅着嘴。; P+ {, F8 t; d
# ]1 G2 d! ]. ^: ]- l0 D

6 v+ S  f( `* `. ~; m0 a“我知道便是知道了。我觉得语气无甚问题。”' G4 ~# C2 ]; q9 f8 x/ d
  r, i9 t6 Q9 C1 g
“真是无趣的家伙,哼!”庄秋转过身:“本小姐可是很厉害的哦!马上就要知人世了呢!你呢?”
; r$ [- p+ U  w
1 G' ], @, z) e8 M) `+ ?9 N4 B! F
3 |5 w$ i7 g: s于中州玄门,不同门别衡量功法修为标准不尽相同,便难以比较。但修道本修心,以心念为标准进行衡量,中州玄门将修为分为五层。' K/ d: ]) x( S3 W( j4 w( B! i4 t

- B- g7 R  q1 E晓人身,知人世,通人情,达人念,归人心。
3 O4 D9 l4 J6 ^# `4 s: g/ f7 |' v+ x
( w, R+ a9 I5 F
易南也方方达到晓人身的瓶颈处,将知人世。7 R' E8 ^  A$ w. a5 y
9 z# u8 \8 _/ z, ]
但不论何种境界,心念终需坚定,心道终需明朗。
6 f3 @0 u5 W' d- H9 o9 T5 g' u+ P" c  L
) z! b8 ?4 ~; S4 L5 d+ z4 F
“与你相仿。”) w+ Y. E5 {, _

( I9 [' h4 ^7 j“嗯?真的?不会吧?”庄秋难以相信。: Q- A7 W1 }9 p1 c- v6 C6 i6 \

# |2 Y0 O# |9 \  M/ B* f3 R7 }9 p/ N7 l0 t+ m: e4 O! I
“事实如此。”; M8 e" A: N  A: R8 b( z

/ M3 I. F4 l) l1 u3 V6 N3 k8 F“本小姐不相信,我们俩来比赛,你要是先到山顶上,我就相信你。”
/ M3 V: k- f& E
2 t8 P( y; f6 }8 G1 @, Z0 U9 {' L$ k" |- h; o- H5 w
“这本就是事实,为何不信?”
) Q- V! [( s' _0 k
6 q( m  [9 W6 [+ n& b“本小姐就是不信,不然你让我相信呀?”
; J# y  D- R2 S' u; e+ n0 s
0 M4 }/ n$ x' U- y: c5 a0 R8 y( t5 b* f# }" ], N
那时的易南尚不知女人心思,不过是寻个借口与他较量罢了,只是觉得如此事实,理应使其相信。
" C+ G( Q0 I# b4 a0 c9 {2 @. w* }
“那便来比。”
1 b, V2 H& E. ?- X1 W( r" ]) I3 X2 Z) v2 M% P

( w7 _4 V" T  {- a随后易南御剑,庄秋乘风,二人相较起来。4 e# L# E+ R2 x. w- J

; b1 U' J. F# M: M但二人最终都没能一人到达山顶,到得半途之时二人便都筋疲力尽了,最后因为庄秋一直吵着要到达山顶,易南还是将庄秋背到了山顶。
9 n. J" L' K; x9 y
) J% K' C9 W8 f' {( z
( p- C$ V4 X' [1 W4 e. d" Z( z% t那时已是黄昏。
0 Q3 E* Q) e3 t1 V3 o! S8 Y5 P. u
夕阳如火,漫山的杉树被镀上金色的边框,如盛秋中起伏的麦浪。
- Q$ J( p8 s; x+ y  v7 d8 b/ f
! G" _; e: @+ q2 Z, t) B" `8 N1 U) L( u  y
庄秋发丝拂过易南面庞:“很漂亮吧?”; M- }! L& e. {! G( x! d
  @+ C. J# U9 _+ O5 @2 E
“是,很漂亮。”易南退后几步让开庄秋的头发,揉揉鼻子忍住喷嚏的欲望:“你非要来这里,是为了看夕阳么?”  q2 }, n5 x% y% e$ k3 i
2 e  X" J% _2 y0 G( t: B, R  S
  x1 `% _+ @' [1 v! O. P. D. E
“才......才没有!本小姐只是为了比赛而已!”庄秋紧张地转过身:“哼~现在......现在我承认你比较强。”
  p) z) `7 h( F! z( [% E* g3 t) J) w6 ?  m6 i
“我只是身体好一点罢了。”易南说:“ 不过,为什么是这里?”/ ?% [- p; k$ k7 ?# Z0 B/ C) I5 Q. a
& v% e7 K" T- O0 {; u" a5 l4 j

# b* W7 K( h' V" J/ B) k; Z3 m$ v, U“我小时候父亲带我来过,那时候他经常在这里带我看夕阳,讲故事。虽然到了夜晚总会有妖魔出来,但是我父亲都会解决它们。”庄秋笑笑。& n/ A' o6 `% i" C2 |& Y
5 I2 g" ~3 @/ G, e! {& y
“你父亲一定是个伟大的人吧。”易南道。
  [6 k# Y  o* G, R3 E7 e) a3 ~$ F4 b/ o' u9 g  M" P) H1 n
7 v4 v" P5 q0 C  f! k# X% y0 U
“嗯,我父亲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庄秋说:“我家在江南方寸山北五十里处,以后如果到了江南没有盘缠,尽管来找本小姐哦!”* Z) v+ {6 Z- K7 v" c
- p& _9 V; U) F9 t
“啊......”易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了半晌:“你真可爱。”
' P/ `1 P' c4 O: `. |: l/ S) l5 H& T/ a
1 Q7 _- s0 ~0 p; u$ d4 J/ Y
“什...什么啊!”庄秋被易南突如其来的夸奖羞红了脸,哼哼了两下:“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D3 [1 F& i0 C- p( e5 F
1 B+ U; E$ \2 Q7 R* m
“是......”易南点点头:“只是你刚才说......夜晚会有妖魔出来......对吧?”6 W! a* T4 r3 G4 _+ {" g
9 p) F1 v( ~: Y8 ?- v! @
5 m+ S0 S( i+ w$ H0 u
“是啊。”庄秋满不在乎:“不过我们两个人绰绰有余啦。”
# q3 u' G# ?6 l. M) k+ S9 o
: v' Z& q7 h1 b" M; Z易南没说话,默默地把长剑从背后拔了出来,他的眼中,看到了上百双碧绿的眸子。
# n" I) [# U9 S9 t4 U* E, C- ]' T% @: ?! v6 i
: R( e- b+ ?! c' k
两人对百狼,是否绰绰有余呢?
1 ~' u5 P% A5 @6 a: i/ _5 D4 j9 p' i8 D4 H# N* z' u
......  g+ Y- w7 ^4 T, T. b# S& A
. i, p8 L) n1 N

# k, m5 c% y; o# n战斗持续了很久,易南和庄秋被上百头狼妖围困在山崖边,退一步便是万丈悬崖,进一步又9 a. C" P7 u1 q/ }% z& S5 R
* M$ l- C6 H: ^
是狼群。% u6 \$ e5 ^7 X. i# r* I/ N
0 u8 A( ^' V2 y$ Y$ U' `# J

% j- G* Z/ D7 p' L# h二人虽说一个可御剑,一个可乘风,但二人刚刚爬到山上,灵气尚且有些不足,若是从山崖上跃下,心念一激动,便是死无全尸。
+ Z' ?' z: y6 _* a- @% p; [1 F; S
. M: S- Z6 x: G" C5 i) D# Z" W: D狼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与往常的不同,这次他们碰到的狼妖显得更加有组织和纪律,没过多久,狼妖没有死伤多少,庄秋先撑不住了。
# b; q1 u0 a: Z) Z/ P
  T' B/ _% O0 {$ y+ e! t
8 N8 H& r2 b( w+ T“可恶......l灵气恢复不过来......”庄秋跪倒在地面上,她比起易南来,没有武器,只能靠灵气进行战斗,消耗倒是更多。% E9 v3 v2 k, A/ _" i
" p: o4 o- v  l  x* x
而易南的面前也已经倒下了十数头狼妖,他的灵气也所剩不多,用完只是迟早的事。
: D+ f( t. p. {7 N8 H8 ?! }* ?( h5 ^* O( j' l6 D+ ]7 v8 l) x
0 h, D' d3 l# ?
一头狼妖猛然跃起,锋利的爪子闪着寒光,割裂空气,与易南的长剑撞 在一起,随后易南一脚踹在狼妖的腹部,将那狼妖踹飞十数米。而另一头狼妖却突然欺近,直扑易南喉咙。( r: W& [, m, x
  k; j8 [% K+ Q0 B0 ]' m! M7 w
易南挺剑架住狼妖的利齿,后退两步,庄秋正在慢慢从地上站起,又有一头狼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其侧方扑来。
$ w" d/ _# _+ |  ^& y  z
0 ~! d& o3 ^+ R, h( ]0 y) ~0 w& |5 t" Y# _- C  Z
易南没有多想,把手中长剑一丢,几个跨步便到了庄秋身侧,没有了武器,他便伸出右手胳膊,迎向了狼妖的牙齿。6 F( K2 L2 y# h* o2 c( @( U

7 [2 O! Z/ Q# z' t, R3 K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易南的手臂中涌出,很快便染红了易南的衣袍,易南没有迟疑,另一只手运起灵气就狠狠地砸在了狼妖的腰上,直接将这头狼妖生生砸成两节。. l# e( v; C. q/ _, |! j- @1 P
" H$ g( T& V% j# M4 C  T& h
, ]1 H3 c9 f7 B
狼妖临死之际,牙齿猛然收紧,未曾提防到的,一股大力从牙齿上传来,随着“咔擦”一声脆响,易南面部肌肉一阵抽搐,右腿又是一阵剧痛,又一只狼妖咬穿了他的右腿。易南一狠心,抓住那头狼妖将其扔下了山崖,带着自己的血肉和衣物在空中散开,转而面对着众多的狼妖,咬了咬牙。/ S# V1 h* n$ w' R

5 Q/ |/ e1 e7 l: ?“为什么......”身后传来庄秋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G% {% f2 d7 [0 Z1 Z) d
  X7 K  G- P" q1 w0 L8 M/ j

+ j- V6 n, k- {* j易南偏过头笑笑:“我只是......身体好一点罢了......”+ B" @( I/ }8 `2 v' j- Y

3 `* C( ^! u) a5 f" @话虽如此,可他也几乎是强弩之末了,眼下没有武器,恐怕危在旦夕了。+ f! A' f' H$ c# O+ o, ?
% \3 W& O) B; K5 j  r. H
( m, u4 Y5 I4 v
右手可能已经断了,稍微用下力就是钻心的疼痛。0 S5 ~8 ^* h+ u. O& \
  B% j+ L+ x$ r- x# h# C
已经没有办法了么......
8 z; H' c% r, r: k" ]6 z4 v1 H# r! u3 o1 Z: j; y

7 `8 n$ ?# }' P1 z; M) c“庄秋......我们快死了。”
' J0 k5 K) m4 u8 t  P% L9 S  p5 ?" N" [5 L3 ]; z8 [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混蛋!”庄秋的眼中满是泪水:“为什么你还那么平静啊!”
9 o7 B6 d3 `9 I( Q0 Q- Z
' C% G% V0 a! O/ `) D1 c- q9 q" o: Z% J
“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以前......没怎么见过女人。”易南道:“你愿意跳下去么?摔死总比被狼咬死好。”
$ e  M# m. i, V% \5 X' J1 D' o) J0 ]' i8 Y( }
“好吧......”庄秋皱着眉头,往后退了几步。# K2 ?* F1 }( t. i- O$ [/ J9 p8 X

; u! K  B! s1 R: `$ p7 L
6 r9 E# ~0 G% r% f1 A5 F话音未落,便有剑气轻啸。
9 z6 x9 _& Z* y+ @! I( x! o2 W" a/ U( K" G4 H
“小南!”5 a: L; b  n' R% Y' N5 p, @
  w6 X  v5 A0 o3 j* ?5 T9 i. G
% @! u" a8 @5 ]) p  A6 l
“秋儿!”  s& p0 E+ U- b; y9 b

8 s; U+ Y% C1 s' G" ~' ]9 u两道不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 c1 y: v2 c0 y) Q0 Y+ E: K+ z" S( A: X1 y+ U& }9 [# m' Q4 r

+ S# {% h( ]* m  I, V. o' R......% g/ n' b1 E' f8 I( ^9 W: [

6 _% p2 V8 `2 |! e易南和庄秋得救了。庄秋被其父亲带走,而易南则和李长歌在一起。虽说手脚受了伤,但也不是不能治好,只是行动上会颇为不便。而玄门大典还是要举行的,这几日易南只能躺在屋中,暗自冥想。" d1 r6 k# _" w6 _0 O; W5 {

8 Z( B7 O$ ?" ~) ?) Z8 i. s  Z, n0 I- o, \& \
冥想之时,感官颇为敏锐。易南模模糊糊地听见了屋外“狐妖”之类的交谈。0 H! S3 ^, \0 `7 [* }6 U

( Z! `5 Q! p$ V; k0 e  d8 r2 L一日夜晚,李长歌与其他玄门代表在大殿中议事,易南躺在床上冥想。' x" [. I- ~3 i: [

) M6 b0 b, Z, W# j7 S2 Z5 o3 C
( N2 o8 X1 z3 @! t. `2 _* m, z“吱呀”一声,一个少女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6 u4 Y/ [' m' [; V1 X
3 o! K  S+ g, L5 m0 K+ O3 z) D“庄秋?”易南睁开眼。,
( ~9 o0 P+ U+ p# G! ^( n% q  r- p$ {4 z. j, M

, G5 x! y* s- d1 B/ l# \9 R庄秋点点头,面容姣好,穿着一身青色的衣衫,蹑手蹑脚地走到易南的床边。
! i  Z! [/ N- ?# J. n, h4 N2 C: k" k% D7 \4 y2 |
“易南你怎么样了啊?”庄秋凑近易南的脸,问。
* L2 u( i: N" o- P; {4 k+ u) q# L5 U
1 i1 S, _+ l) q# ]/ H3 h, [% ?
8 F! m+ Q) v3 }8 q. I6 O+ H1 `$ k“还好。”易南耸耸鼻子,有点奇怪的味道,有点香,像是从庄秋身上传来的。
; }, T' o" Z$ ^% |/ Y3 H
+ P, @) a4 x( A! N  R% i5 X' S“还还好呢?”庄秋嘟了嘟嘴:“都快残废了呢。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6 C6 v3 M% K% I8 K% S# ~( k
  g5 @2 f; N$ c8 Z; U, U, i; N9 ?- d$ P6 q1 \3 `, M
“没关系。”! C2 ]% h9 I% C" O8 D
0 n9 x4 z6 f; N8 N$ S
“所以我昨天晚上知道了一个方法,可以快速地让你恢复起来!”庄秋脱掉自己的鞋子,露出光洁的小脚,爬到了床上,两手两脚分别撑在易南身体的两边。/ e1 A9 L% ^* x; }, t

7 ^4 l& E0 j% x% m
# N; s7 w$ p- E3 @  C; n* V“你现在动不了,所以呢,我来帮助你吧?”庄秋露出了笑容,伸出手指缓缓勾掉了易南的裤子。
- x2 ]% |. s$ U7 I# x  Y3 l  j4 T) J7 A, g6 V
“这是干什么?”易南有些不解:“什么方法?”7 S8 \- U5 C  l% d* r
9 N5 S" C$ m( _

5 I, s* M1 L( s2 ~3 I“是用我的灵气来弥补易哥哥呀~”庄秋的笑容莫名地有些魅惑,从易南的裤子当中摸出了那根肉棒,灵巧的手指快速地在肉棒的表面按摩起来。
* X' n4 A: x2 _, Y1 H
* ~( t% A0 ]6 A3 J& m% `: U“唔......怎么回事......”易南的脸色慢慢红了起来:“为什么.....会硬.....”1 B; b5 I* l. R* |

2 S' X: R+ F$ ?; ], R9 r2 I7 g5 X& y4 {* f3 p
“这是正常的呀~易南哥哥好大呢~”庄秋挺起身子,脱掉身上的衣衫,露出了还未曾发育的胴体,娇小的身躯露出了粉嫩的蜜穴,流淌着淫水的蜜穴,直接坐在了易南挺翘的肉棒上。) y. b, K, ~* h* L. i
3 ]& w: p! `3 w- W3 H
“唔!”易南呻吟了出来:“庄秋......这种感觉...!”
( L0 ^7 O& N/ T! @  u; [& u. O7 R
5 s3 o2 F7 |4 O
“啊~易南哥哥让人家好爽~!”庄秋两眼翻白,浪叫道。随后开始主动地上下摩擦。
2 C3 W3 J; r0 l7 }0 k) y; K% `) |' C
易南的肉棒在庄秋的蜜穴中上下进出,也越来越大,庄秋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亮销魂。
5 }- n0 n5 R; o: P; {) W0 z/ q; _+ h+ [( S/ S

5 i. H9 V! K( i“易南哥哥肯定准备好了吧?快一点......快一点射到人家身体里!”
+ o+ J$ X: D, n( p7 ]& U
, u; [6 @; ?( b  s: r“好的......”易南没有多想,微一用力,那还未成型的液体就进入了庄秋的体内。
% |0 D) F4 V# z' G, f: E
2 j! Y# J3 q  R4 M; U; v& F+ m5 B
“啊~进来了~”庄秋逐渐松懈下来,俯下身子,将红唇贴在了易南的嘴唇上:“易南哥哥让人家舒服多了呢~那么......就让人家送哥哥一份礼物吧~嘻嘻~”" I2 C) M, G  W3 E) ~+ q

9 d) E6 ?( Z0 k; ~% L5 k2 y细嫩的香舌进入易南口中,和易南的舌头缠绕起来,同时,庄秋的下体还在不停地上下运动,并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7 Y# A2 ~; z; T! Y4 U* c% Y

- T& Q+ i4 o# z# E& a5 q' C) ?5 _4 K" }
易南的意识渐渐模糊,在视线彻底黑掉的前一刻,他看见了庄秋的屁股上,缓缓长出一个雪白的尾巴。
1 F% c4 Z0 o% Q/ x/ a
. F" S8 R9 A7 C; H, I1 j7 @剑风轻啸。
/ G3 B* B  j9 v! W3 E! X( s0 H2 \8 g( D! n" a8 X7 h" _

& `5 D, X& [0 I, a2 c/ ^......! V+ H$ E% p& r8 A  y

- w- \8 |  l; Q( j2 \' |4 {多日后,万生门门主房中。# @. _) y4 i) d! ~& _7 w
9 l% Z7 A5 ~; q
* v5 f) C8 x( e; K+ I7 s& H
“师父,孽徒李长歌有愧于您。”
# r1 |! z1 G+ @! X6 Y
2 M4 ~) F% f) F! k1 F; L“说。”
' |/ R& V7 W+ c2 |- ]( a8 q, H0 o9 `( y6 B, X  C7 Q6 h

) ^  T6 N' y6 U* ~2 e“孽徒前世......乃是一名......”% x7 E. y# E9 J. w' x

! W3 z, D; W5 f  k7 `“不用多言,此事我已知晓。只是这一世,你名为李长歌。”
* u8 h- ^6 L/ W5 n4 Z0 W6 h………………
# }% J5 F1 U7 Y1 p
6 ~( O2 P. f- u- t3 \% ~, n& ~易南的全身上下,都被这蛇妖紧致又诱惑的皮囊所包裹着,紧包感充斥着全身上下,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因为自己的身体仍然存在,所以作为男性的感觉并未消失,而作为蛇女的外皮,也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皮囊的主人,柳烟则通过这身皮囊控制着他的身体,来做出各种他不愿意去做的动作。+ W1 k9 ]( u: @, u) o' ^
7 [0 h! Y6 A; T. Y
7 p9 n: g9 o( W( \+ \
但是......真的是不愿意去做么?9 v% Y2 ]4 r) z! m3 Q! ]( @5 c

/ n) C1 v/ b/ v易南的嘴巴被柳烟皮囊给紧包住,控制着易南的嘴巴进行动作,而易南尽管能感受到自己声带的振动,发出的声音却那么诱惑酥软。
& H+ Y+ ?1 P2 h6 g" p! y: o1 @6 J
5 V, Y- H  @( J
! d# k6 c2 ~2 c9 _# {& o! z“哎呀~”柳烟被青色鳞片包裹着的小手在自己的裆下揉捏着从蜜穴中拿出来的易南的肉棒,一面不住地道:“人家现在可是有肉棒了呢~肉棒呀......小哥你说是不是?现在的肉棒.....是我的哦?”
) J4 H6 b( P9 Y; H- L+ H# L! O5 p! n8 t% p  x$ s; X, E
这家伙......这肉棒明明是我的......易南渴望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难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 {6 {3 d( ~! M$ ?7 H/ b
* f- ^( i; b0 p  U% S$ P, h7 j6 |+ _: m# _5 v7 q2 z/ B
“我是谁呢?”柳烟突然轻笑道:“我是柳烟呀~有着这样淫荡身体的柳烟呀~对不对?”/ o$ H) q1 N1 B( `

7 h; |8 w$ C2 \对......你当然是柳烟......你不是柳烟难道还是易南么?+ q9 T  b, e# C, a6 M  L& X
8 h; i  m' }" T8 m- A2 E+ @; A! _

% t- K( [  X( [8 |% W# w2 D易南暗自想道,下体却突然传来了未曾预料的快感。
( l& [- N* S( i: E' q: V; F) }; z2 E2 y& ^; K
柳烟低下头看去,从自己的蜜穴中伸出的肉棒上,从根部蔓延出了青色的鳞片,缓缓地包裹住了那粗大的肉棒,肉棒的外形便狰狞了起来,仿佛巨龙一般,全然不像是人类的性器了。
1 `7 ~4 V; n& ~& j
! \( `" W% a1 n" o+ o
" \$ }" t1 E: Q1 m7 Z“哦~这样的肉棒呢......好舒服......我的肉棒~控制着我的身体的小哥......这可是你的想法呢~”柳烟一面快速地撸动着肉棒,肉棒也在她的蜜穴中不停地摩擦,很快,蜜穴中就从肉棒的外侧流淌出了爱液,而肉棒表面的鳞片也服帖在了肉棒上,没有了先前的坚硬,只是肉棒格外地挺翘,最后射出了白浊的液体。% l) i; u- F4 S0 V4 `8 N
- C: J' B, V, A6 R7 ?0 r
这个妖女......到底在说些什么......明明......是你控制着我的身体啊!
. A  L  A+ n' `% }; y" v, D3 m: b; I9 [" n& }7 ^9 r
& a% c9 \; ~9 T* N) N
易南在心中怒吼,明明是自己被迫穿上这皮囊的,但是现在的动作却是自己在主动进行......么?
3 r4 f- |/ A8 @- R& ^: y3 G3 ^
$ a1 ~! S8 p$ T; L% b没错,对于易南而言,他眼下的动作,自慰的动作,无疑是自己的肌肉带动的,而外面这一层表皮,不过是附带着行动罢了。( j1 ^7 d  {; C6 E

9 g8 c- O9 r. k/ k. A# T. Y) t
“所以说......小哥呀~你就是人家呢~对不对?”  a" K0 S( W0 q0 q  j: k

' B/ f, u- }+ ?4 d; y% Q易南的嘴巴动着,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V% g; p  A0 U" N5 T

- A& a' p1 F7 L) A0 I
7 o5 {$ e) J, Q+ a  q0 x) s0 D是啊......这话,确实是自己说的......这事情......也是自己干的......
+ a# p3 s4 C2 ?+ ^8 ?, `3 W& A7 H% k: Q9 M
控制着这身体的......不就是自己么?那......为何推脱责任于外皮之上呢?柳烟......8 ?% V7 {5 J- _% o4 h6 _, [" r3 A
. L& ?8 |8 T6 W( j7 S

9 m+ b- y% t1 t6 \+ [7 Y“这样淫荡的身体!”柳烟伸出舌头,面上满是绯红,柔软的身躯让她直接弯下了腰,含住了自己的肉棒,肉棒又猛然射出液体,喷溅在她魅惑的脸上,身体上,一副春光。
+ I% G# G5 V7 t% T! E3 N0 k1 G9 g! ]/ S$ C, t
“可不就是你自己的吗?这样的话,可不就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吗?”柳烟一面贪婪地自慰着,一面说。+ r5 A2 S6 V0 k
( ?' S$ k) g, A7 h) o  F3 M# t1 Z& V
$ K2 E) }$ o) b" q) c  D5 ^
是啊......你说的没错......
; T, u4 U' \2 |4 T% C8 v6 l
# f+ X% u1 G" n: _" U% S2 K易南的意识渐渐模糊,只感受到身上无时无刻不传来的快感,自己仿佛融化了一般,要和这样淫荡的身躯永远在一起,要永远成为这样淫荡的身躯......
* A  o6 o7 v0 f2 [' \: A9 K' t* J  H
8 z9 r5 m3 M/ \. R" N, V' }+ }7 F1 b
柳烟表情微微一滞,随后露出欢喜的笑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 _; z3 J- f4 T
- b# \8 Q' X5 A! T" E  S“那位大人说的果然没错呢~这样的人类,灵魂如此脆弱,三言两语就让其开始消散了呢。”
  g: f" ^( H' a, v6 ^
; G3 h5 W& J9 _$ W5 e8 W8 _
! e7 n$ f; k1 G7 O- `0 U她闭上眼睛,意识缓缓探到体内。8 s8 @& }3 P$ ^6 u% u5 Y8 w
9 A5 F! p/ @) u% `: u. }0 d5 x# V# u
在柳烟的皮囊之中,属于易南的肉体,果真在缓缓融化,化成粘稠的液体......
+ B$ W" ?% }2 w' R' }; L7 s' A6 g& ^; T& j$ U% M* Z

3 Q7 b  i; F1 M1 w* l  a  _- l“真是低下呢~”
3 @  c+ H% A6 m9 `7 |6 i5 G
: Y% Q' Z4 ]! O  S2 t四下平旷的空间中,浑身赤裸的易南,紧闭双眼,漂浮在空中。
! j/ L/ B( n6 h  l
' b4 b5 j% @0 ?1 R1 M1 b8 r3 ^& `, s* R/ o) g7 O5 v
“赤裸的肉体呢。”柳烟也是赤裸,站在这空间之中" }$ G, \; N; n) t

: G- ~" ^% Z0 z" v: h“灵魂还没有彻底消散么?也好,让人家来看看你的记忆中藏有些什么。”1 g2 B! r( @! o7 K4 G, R

; ~, B/ ~2 [; l0 t5 o2 i6 r! K* B* U4 v$ b2 S- G  x
话音落下,柳烟扭动腰肢,迈着猫步走向了易南的灵体,随着逐渐接近,柳烟的灵体也漂浮了起来。+ v! Z2 g8 v; _+ H0 C/ W/ Q& y+ ?& q" v

% P* A2 h+ a7 L( `& R漂浮向易南的灵体,柳烟金色的竖瞳中,似乎有着难以说的情绪。
4 A, I4 M0 S! A5 k1 V2 l; V! ?/ Z
4 W- V: x( V1 Z* p; s$ g) A1 c- q4 S! O
“人类......终于......能去寻找那个人了......”6 b8 d- l, D. j* Z! K

  o; D) }9 r1 m8 b眼前的易南的灵体,包含着柳烟所需要的知识。人类社会的制度,习俗,城市分布等。最重要的,还是柳烟希望能够找到那个人。3 D- k& z# `; W& ^" t
" K0 p. m( K! l& Y. y  t

$ r! Z: T' |: e* w0 P- F( f# r9 l6 v数年之前,柳烟虽说不弱,但是在这方寸山中,也仍然有着她的天敌。5 f/ \. ~8 _5 i

; W2 U7 X( y3 M6 @那时她身负重伤,几乎已奄奄一息。双腿还未曾进化出来,只能拖着笨重的残躯在地上滑行,身后是凶猛的妖魔。
/ ~/ e: ]& T9 P( |; @7 R2 p" C
% E0 q  ]4 }3 j9 f; Y4 _  V
7 U; P6 N( }; _7 z百年的蛇妖,对于任何妖魔而言,都是大补。* f4 _/ F- \! e7 I' {4 W. r

' ?* a$ z$ b% z  q9 j; L6 F2 w- k当前路也被阻挡住,柳烟已无路可去。, q) s" x2 o4 r! C2 r
7 `4 u, E0 ^# v

9 P- n! h# W  U) D; W) Y: K数量众多的妖魔,似乎已经商量好了,众多修为不及她的妖魔,合起手来,欲将她猎杀,以增进修为。+ m2 K0 w- R: y1 {  d0 j

1 C1 q& M4 n! I5 {- ?已无路可退。
$ C$ k4 |2 f& b/ X: l$ Z
; r! J: E2 Y  V4 V5 ?: S8 c, V& U+ f
那时候她才看到那个男人,那是个人类,在一瞬间从天而降,带着凛冽的剑气,横扫了八方的妖魔,面容俊秀。
2 G; W( R  [( N  V: l* q
% }7 ]) k  r( _“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6 j; s% o7 }" r

: X( t' s( H% ?; ^
  t/ _! J( y  H$ Q男人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微微震惊了一下,不知道看出了什么。
! I; r  K" P! L. ~! T% v+ k- [- @. p* R2 H9 j5 n
片刻后,男人将她抱起,找到了一处洞穴,为其疗伤,也让她发掘出了自己的能力。- e2 v7 a6 R5 ?  i" |0 {

. Q* g- d  a5 _* `( C5 y
0 |  i% c% M  {$ r5 n: j+ S5 H专属于蛇妖的,和“皮”有关的能力。6 N3 t6 z( C3 A9 f& P5 b) o
  r8 s/ s) V5 p
十数天后,柳烟已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却已经要离去。$ `+ O( \% ~; j) B; {6 r+ ^2 F

) u. |7 L6 x4 u! m: o9 Q
  s( f4 `) {4 Q; W  K“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k6 N9 g4 s9 }/ G& m) X1 w1 s: \
; ?6 i2 M. R1 s7 j, e$ G
“一介散修,李长歌,不足挂齿。”
. A( ?0 u# V) P' b
8 }1 J/ V& p2 d. B9 V' M
; i; ]; O9 a8 B& j. T/ E) z/ D......
$ P! a5 K5 x; D3 a" p" y; z6 j4 ^/ w( |% ]  @& l
柳烟双目微微闭合,她其实本不是那样淫荡的性格,不过为了夺取这人类的身体,去成为人类,她才做出那种姿态。
, [: n/ s$ B- [( f$ j, z* R6 I. m+ p4 q9 G0 t  P" n1 Z

4 f0 ^5 v9 {: j( ~5 x7 G不过做完了之后,她才感到,似乎自己非常擅长其道。
: |2 v; E& ?4 z: g& t
5 q! j+ N! S8 ~9 }2 L6 {仿佛天生就该如此。
% T6 K& C4 a! k. b
- X( D, G! K# l# J: @" h# d1 v3 h' j% t& g+ O# c- R
叹了口气,柳烟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了易南的眉心之上。7 E) j% G, Z- V" K; [+ O
4 C# M5 X: z) F% [
银色的光芒乍现,易南的灵体上升起了丝丝银光,灌进柳烟的灵体之中,
  }; L  o; M% C; _. r+ e# M) ~& L" Q  P9 ~: i
, X+ n! C% T0 x- p8 @! W. c
一时间往事如同潮水般出现,令柳烟惊喜的是,她找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尽管看上去更为年轻些......
7 i( [; b& ]1 t1 V7 ]; @8 p
4 e8 V" {) a0 v) q% n) _更待细细寻找之时,某种力量出现了。
; m3 ?* P/ U' _3 I5 F& ]' J2 S
$ x4 h( i, @+ R2 I4 |; I! _0 e0 h. {# P0 b/ z2 E. ]( t; A4 t
庞大的白狐,带着某种磅礴的力量,出现在柳烟的脑海中。
3 E9 i1 c$ ^. l, P. A! q# F5 Y3 X6 ?% P  P( \
一瞬间,柳烟的意识被强行震飞出去,回到了现实之中。% {4 m/ O9 X. r$ F
0 c5 R1 r7 Q& }. R' c; L% S, \! B$ t. O9 _

6 ]5 d" v3 S) k5 G0 l! O- A大口地喘息着,柳烟未曾预料到易南的灵体中会有如此恐怖的东西,那白狐带来的心念,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欲望,被其震飞一次,柳烟竟感到身体又燥热了起来,那种渴望着什么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3 T9 O* b0 I) I5 z9 t- s: s: ?$ \% A5 L/ y6 _. D+ A
定了定心神,柳烟判断那是某种守护兽一类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其心念竟然是欲之道。: O* O3 o7 Z- E" ~

- G$ a$ }; w5 R# S9 D8 y  O( b
( J7 s3 Z" n4 y  A- S9 c8 \5 G4 [4 a但好歹,那个人是找到了。柳烟站起身,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去寻找了。反正这个叫易南的小哥灵体依然在自己手里,想要去搜索记忆,也不急在这一时。: k9 v& `, N+ L0 I

* u/ `+ T  L0 W7 `* O不过凭借自己此时的样貌,想要混进人类的社会,还是有些难度的。
1 I) Y# g2 I  c, h- Y
, V  r% [0 Z: }4 @- ]8 k1 F  {! b8 M* [: `' w  ?  a2 q
柳烟思索了片刻,最好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将一个人类化为皮囊之后穿上,再实施自己的计划。$ F! D7 ~7 W& E5 h. |
1 a6 P3 {& @* H! B" m
打定了主意,柳烟便缓缓走出了洞穴。" R1 M: ^0 w( ^8 P/ Q& J
0 p! J: m# l; e  g5 t
( m4 \' v: S# T+ J
未过几日,柳烟已逐渐接近方寸山外围。
  V/ D  z' \" M9 g* }+ B
! a0 X7 r! z- `- l7 t潜藏在一棵树后,柳烟打定了自己的目标。
7 J8 M6 `. k+ v1 b" f$ W9 }% b# l7 o6 K, o

  t4 [; a. c0 R那个女子,一身青衫,手中执着一把折扇,面容姣好,温婉如玉。女子一人走进方寸山中,消失在林子里,大概是要去猎杀几头妖魔,不然常人不会来到此处。& J: p. l4 o$ g7 s; x8 o4 `5 I

" F  N2 }+ J* a' e; q柳烟知道那个女子,若能将其的身份纳为己有,绝对是莫大的帮助。
( w" h( N  C0 j0 Z
6 ^) t- u% X% t# W& U6 f; L% S( e0 P& v3 V
伸出舌头舔了舔红唇,柳烟微微一笑。5 f! P2 T% L- |8 [+ e& X

' a/ T- p, u+ Z“庄秋小妹妹......可要等着人家哦~”
单选投票, 共有 176 人参与投票 查看投票参与人

投票已经结束

47.16% (83)
5.68% (10)
46.02% (81)
1.14% (2)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楼主| 阿努比斯 发表于 2020-10-15 10: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申码者的回复:. ?5 ?# G  w2 Z. y5 h

& y, J7 R2 U: V3 E- A/ e. R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魔物娘の皮 发表于 2020-10-11 19: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 `5 ?! l$ O/ V0 d1 i3 Q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iGao 发表于 2020-10-12 01: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逆皮物的想法有點特別
6 P1 a5 a  G: B. C3 G是值得支持的思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異客天降 发表于 2020-10-12 14: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看過原本的文
2 |2 ]3 {4 G& u& a$ T  d0 q  F印象中就是這文也坑很久了....* K/ L$ ]) n& X5 Z  y' Y% f! f
如果是原作者感覺請它發個版權聲明會安全一點
# e5 r1 [5 \1 b* ~* c7 J8 N總之先點了舉報, `/ J- p) w# h" F7 Z  S
有版權聲明後可以無視我的舉報票
/ V  t" l; B, x5 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oontress 发表于 2020-10-12 21: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还是挺不错的 但是看前面说有盗文的嫌疑 还是观望一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暗夜中的清風 发表于 2020-10-13 03: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篇非常到位,不錯的好文,我投贊成了,不過我是投完才看到你們說懷疑盜文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異客天降 发表于 2020-10-13 17: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為這個作者是有另外一篇更長的超級大長篇的
& C0 D3 T9 j, y* [# w: T/ T- e- O拿那篇申碼應該更有優勢
: M1 Y/ ]; l7 k$ b& i; f不過那兩篇文已經坑了大概半年以上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零时 发表于 2020-10-16 11: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写的还行,但是貌似听人说是盗文,这个就有待商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reeboy61 发表于 2020-10-16 12: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盗文,作者在荆棘鸟专门开贴声明了,但是没法把它发在这。
# w8 u2 S% G" C4 i3 Y: Z现在好像加图了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Restisme 发表于 2020-10-18 09: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仙侠背景挺不错的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蛇 发表于 2020-10-18 21: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逆穿皮物有点东西,支持一哈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Tearlight 发表于 2020-10-19 18: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不错啊,皮物的题材也是论坛欢迎的,支持一波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寂寞的星空 发表于 2020-10-21 15: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皮物文,支持一波
在【意见留言】区提建议,采用者奖励威望! 参与者都有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CDBook

GMT+8, 2020-10-30 15:24 , Processed in 0.08144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